2012-04-03


(网闻) 周永康乡邻爆料:奥运过后,周家无锡祖坟被刨了

        老三是无锡人,我多年的知交了,而且我早就知道他和周永康自小就是一个村的。去年底我正好又碰到他,在聊天时讲到了周永康,谈起老乡,老哥哥讲了很多,很仔细,以致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现在大家儿都在侃周永康,却没人详细说说他在家乡的故事,那就我来整理一下这些真实故事吧。以下叙述,都是根据老三的亲口讲述整理而成,老三是周永康老家的乡邻。

文革遇贵人 从此交好运

        周永康是无锡人,出生在乡下一个叫厚桥的地方,现在那儿还是一个贫困区,老三是他们家的乡邻,自小一块儿长大。周永康慢慢发迹之后,乡人、地方保长在道贺的同时,也在好奇地打听他是如何一步步爬上去的,那时其家人便炫耀着透露说,周当年学的是刨地球的地质专业,临近毕业前正值1966年文革开始,那所学校是大学生造反的重灾区,教师遭批斗,课业全瘫痪,闹腾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到了荒凉的大庆油田地质队去开荒,在那段动荡的时期,他无意中曾经“救了位大领导的命”(原话转述,具体时段不详),从此受领导大力提拔,开始一路爬升。


虽然我从没有表露过任何态度,但在谈起他这位贵人老乡时,老九却是一脸鄙薄的神色,“我们村老一辈人都在讲,包括他的亲戚,就讲这周永康的祖上从没有出过什么文化人物,祖祖辈辈就那样子,家里人谈不上有啥出众的素养和品行,祖坟上也都看不出有啥风水,这小子小时候在村里不起眼,怎么现在就让他给爬上去了呢?现在都中央的几把手了?不过,能在京城里混那么高,看来还是有点手腕和本事的。这家伙现在很牛,家里人也都一个个牛逼得不行。”老三不上网,显然不知道周这些年来做过些什么恶事,以及这十多年来国人对周的恶评,对他的了解和观感还停留在村里生活的见闻上。

六亲不认 哥哥狂收好处

        讲究宗族感情和乡邻情份的老三显然还是老观念,说起旧事就愤愤不平:“很多年前就这样了吧,什么亲戚、熟人、长辈出差时顺道去拜访他,一概都拒之门外,一个也不见,只让手下收了礼物,那时就这样,六亲不认的样子,好像怕我们这些穷本家穷老乡要敲诈他揭他短儿似的,其实我们那儿民风淳朴,只不过是想见见故人叙叙旧罢了。几次下来,村里人都知道他是这架势的,便不再去看他了。他现在主要只跟他哥保持着联系。”

“现在他老家几个直系亲戚的日子都过得不差,除了他哥哥的一个儿子利用各种人脉关系在‘做生意’,其他家族成员都不愿干活了,成天吃吃晃晃跑跑的,还很能来钱。特别是他哥哥,一直和周永康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利用弟弟权势的荫庇,四处帮人‘摆平’或‘搞掂’事情,每年收进的钱财礼物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大手笔,可以收到手发软,别人找不到周永康就往他哥那儿送财礼。”

乡民失地 求告无门

        “我们那儿现在最严重的就是强制拆迁、农民失地的问题,我们无锡这儿强制拆迁的问题真的是非常非常严重,特别是我们郊区乡镇的,真就和土匪一样来扒你的屋,特别是‘杨拆迁’来了之后,喔,就是那个杨卫泽。”老三又提到了个响亮的名号,我很来兴趣,因为都知道他们那边的强制拆迁投诉是全国居冠的,网上到处都贴满了,在我追问下,老三挺健谈,“杨拆迁原来在苏州做副书记的,因为背景和后台硬,贪污犯事了,他秘书和同案犯都被逮起来,他却没事,挪个地儿,贬到无锡来做一把手了。来了不久,就出了‘太湖水臭了’的国际事件,北京派人来调查了,他还是没事儿。前天新书记毛小平出事了吧,上台八个月就出事了,可当年毛小平做杨卫泽副手的时候,好处的大头都是杨卫泽拿的,难怪毛小平老是一个苦瓜脸,还是靠山不硬的原因。现在杨拆迁跑到南京去做书记了,如果不是太湖水的事情,他大概早就可以被提上去了,你不知道他的靠山是谁吧……”

“五年前的时候,厚桥中心小学校庆,学校给55届老校友周永康写了封信,周永康回信了,说得很漂亮,什么无论走到哪儿我始终怀念着家乡,什么真诚希望我的小同学们能‘无忧无虑地生活’,现在我们那儿还是很破落,村官们就靠着扒地皮搞钱,可怜的是农民被缴了地后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这些农民的孩子怎么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呢?!”

奥运过后 祖坟被刨

        老三俯身向前,面带微笑地继续透露:“再说个事儿,以前的风俗都是土葬,共产党来了之后就要求老百姓火葬,现在乡下也都这样要求,否则罚款。但周永康家是大户,当然就可以特殊化了,不用骨灰盒用棺材。就在北京奥运过后的第二年吧,2009年的时候,有一天乡里发现周永康爹娘的坟竟被人给刨了,棺材板都扒出来了,全镇轰动。周永康是政法委书记嘛,于是省里、市里的公安系统都来人调查,地毯式的调查,但还是啥也查不出来,人家是有备而来嘛,应该是乡民,熟悉地形,荒郊野外的又没有什么监控摄像头,都知道扒周家的坟会有啥风险,但咱就是要来动动你的土。现在你们风光着我搞不过你,但扒下祖坟破个风水却只是举手之劳。这家伙挺勇敢的。”我问老三为啥还挺高兴的,老三说,“其实大家在外面不说,私底下聊时都觉得挺痛快的。我们也不仇富,反正没有几个说他们家好的,大家心里都明白。”

于是呢,乡亲们终于沾了周永康的光了,在公安系统大领导的指示下,周永康老家那个穷村领先于全省发展步伐,家家户户、大街小巷都安装了110联警装置,并加强了巡逻力量,若再有毛贼敢扒周家的大坟,必定让他插翅难飞;同时,给周家先人的坟给翻新成富丽堂皇的大理石建筑了,这下子谁想扒也有难度了,除非用炸药,但只要爆炸声一响,护墓联防队一定会立即赶来抓贼立功,升官发财。

“现在我们那儿还是很穷,不过周永康还给家人做过一次贡献,就是保留了‘厚桥’的古地名,”我真没有想到老三这把年纪了还象当年那样幽默,“前几年,还是‘杨拆迁’在的时候,要把厚桥镇给撤了,与旁边的镇合并,那次周永康回老家上坟,在市领导赶来大拍马屁的时候,幽幽地挖苦了一句,‘老家都快要没有了’,于是领导们心领神会,不但立即恢复了厚桥的古地名,还把周边的区域也划归到了厚桥镇,那时还专门建了一条水泥大道直通周永康家,名叫“永康大道”。大家谈起这事,也都是又好气又好笑。

后记

        老哥哥的讲述实在是很精彩,又是第一手的真实叙述,所以徵得其同意,我将这些故事整理了出来,我问三哥,是否担心披露这些故事引来麻烦,他呵呵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这些事在我们那儿是尽人皆知,有啥不敢讲的,我担心的倒是村官和公安们会不会怀疑刨坟的是那些被强制拆迁的失地农民,老九你若要发表文章的话,记得在后面加上一句:请读者们经常在网上关注一下无锡厚桥的冤民讯息,这里面的冤屈太深了,若方便,也请大家帮助着一块儿呐喊维权。

(来源: 看中国2012-03-30)

周永康内幕新闻:
最新10条新闻:


热点事件: